科研就應該服務國計民生
2018-07-16 17:40:23  来源:网络382

早晨7點的北京大學分子醫學研究所,一對夫妻不徐不疾地走了進來。“除了打掃阿姨,我跟程和平總是最早來的。”她說。

“每天一起上下班,如果天氣好,偶爾還陪肖瑞平去未名湖走上半個小時。”他笑笑說。

中國科學院院士、北京大學分子醫學研究所鈣信號與線粒體生物醫學實驗室主任等,是屬於程和平的光環;北京大學分子醫學研究所所長、國家“千人計劃”特聘專家、《新英格蘭醫學雜誌》副主編等,是肖瑞平的頭銜。夫妻倆每天要在分子醫學所進行十幾個小時的科研與教學。

“相識30多年,學術讓我們走到了一起,也融入了我們的生命,變成生活的情趣。”肖瑞平說。

學科交叉讓我們走到了一起

“我們相識於1985年的一場國際會議。”肖瑞平回憶說:“我是醫學背景,他學的是數學力學,我們都是那時新興的生物力學領域的新兵,學科交叉讓我們走到了一起,有很多互補的地方。”

1987年,肖瑞平考入北京大學生物學系,開始博士研究。一年後,她遠赴美國,在美國國家衛生研究院(NIH)心血管實驗室從事博士後研究,並同時在美國馬裏蘭大學醫學院生理學系攻讀博士學位。

“我是被她‘提溜’出國的。”程和平看著妻子笑道,當時他們新婚3個月,他對妻子的選擇無條件支持。

初到美國時困難重重,肖瑞平白天去馬裏蘭大學上課,晚上加班加點做實驗。一個實驗從準備到完成,常常需要五六個小時。“大約3年時間裏,每天晚飯都是程和平在家做好給我送到實驗室,風雨無阻。”肖瑞平感慨道。

攜手求學,兩人逐漸成為美國甚至國際學術界活躍的領軍人物。肖瑞平晉升為NIH的終身高級研究員,成為改革開放後赴美華人中最早在NIH獲得終身職位的女科學家,在心血管疾病藥物靶點研究上取得重大突破。程和平在馬裏蘭大學取得博士學位,曾任NIH老年研究所心血管科學實驗室鈣信號研究室主任,發現了細胞內鈣釋放的最小單位,並將之命名為“鈣火花”,為研究生理和病理開拓了新方向。

在肖瑞平看來,夫妻之間最要緊的就是精神上的契合:“與其去找什麽‘高富帥’,不如找一個實實在在理解你、支持你、欣賞你的人,這樣才最長久。”

基礎發現要能變成看得見、摸得著的產品

20年前,事業順利、生活穩定的夫妻倆,接到了時任膜生物學國家重點實驗室主任吳才宏教授的電話:“我們有困難,再亮一次黃牌,實驗室可能就要解散了!”這份沈甸甸的“邀請”,開啟了夫妻倆大洋兩岸來回跑的日子。

事實上,在國外的這些年,程和平“沒有一天不想著回來”,但何時回、以什麽方式回、相關研究必要的“氣候”和“土壤”是否成熟,都是他關心的問題。雖然顧慮重重,但程和平知道,再不回去,自己最有精力的年紀就要過去了。

他的焦慮,肖瑞平感同身受,雖然已獲得NIH的終身職位,她仍在2010年選擇跟隨丈夫一道回國開辟分子醫學事業。用她的話來說,“如果不回來,他要遺憾一輩子的。”

什麽是分子醫學?“分子醫學的內涵就是轉化醫學,就是把實驗室裏的基礎發現變成社會公眾可以看得見、摸得著的產品,應用在臨床上,填補基礎發現與實際應用之間的鴻溝。”肖瑞平解釋道,“之所以選擇這個方向,是因為我們覺得研究應該要服務於國計民生。”

如今,分子醫學研究所已建成具有國際水準的18個研究室和研究中心、3個大型公共科研平臺,培養“創新型、復合型、學科交叉型”領軍人才。

這些成就在夫妻倆看來得益於國家的發展和進步。“這些年國家經濟發展的速度和對科研創新的支持力度,真的超出我們的想象。”程和平說。

目前,分子所已與南京江北新區建立合作,將由程和平和肖瑞平分別領銜,在“重大疾病創新藥物研發”和“高端生物醫學成像裝置”兩大方向上深入探索。程和平主持的多模態跨尺度生物醫學成像基礎設施籌建工作也在懷柔科學城進行中,屬於國家“十三五”基礎科學大設施布局的10項優先啟動的建設項目之一。

最大的享受就是和學生“泡”在一起

這些年,夫妻倆帶出了一撥又一撥學生,他們最大的享受就是和學生“泡”在一起。

說起學生,肖瑞平總是很動情,有兩件事讓她記憶猶新。一次她開完會,發現有位學生等在走廊,趕快迎上去問:“你在這多久了?”學生不好意思地笑笑說:“老師,我等您兩個小時了。”還有一次在實驗室年終總結會上,她收到的“投訴”竟然是“太寵學生”。

“其實我對學生的學業要求很嚴格,但我始終把他們作為平等的個體,作為朋友和孩子去關心、尊重。”在國外這些年,肖瑞平將自己大部分的時間和精力投入到了科研中,但報告做得再好,臺下的掌聲再響,她總覺得少了點什麽。回國後,從“學者”到“師者”的身份轉變,補全了她對科研意義的認識,“在中國傳統文化裏,師徒情是很珍貴、很特殊的感情。如果我能在人生觀甚至靈魂的塑造上對我的學生產生一點點影響,那便是最大的回報。”

為了和學生充分交流,夫妻倆定期面對面和學生溝通近況,從課題、論文到戀愛、家庭,無所不談。這樣的見面會經常一坐就是幾個小時,但他們樂在其中。肖瑞平說:“一定要把最寶貴的時間用在最重要的事情上,教學就是我最重要的事情。”

目前分子所在讀學生有數百人,“雖然這個所很年輕,但我們已經培養了不少人才,有些已經成了教授,比我們幹得更好的也有。從科研成績和人才培養上看,分子醫學所已經處於國際上相關領域的第一方陣。”肖瑞平說。

夫妻倆既致力於培養分子醫學領域的領軍人才,也支持學生自由發展。程和平經常鼓勵年輕人出去看看,體驗多樣的思維方式,“現在中國人才向世界各地輻射,正是中國科研生命力的體現。”他總是告訴自己的學生,讀書的時候最重要的是認識自己,國家需要的人才很多元,只要能為社會做貢獻,做學問不是唯一的出路。

从一起出国求学,到携手回国建设一个新的学科,对学术的热爱和孜孜不倦的追求让两人的关系越来越紧密、越来越默契。用肖瑞平的话说,“这就是所谓的缘分吧。”

想要成为职场高手必须要学习的五大技巧

如何简单录制电脑屏幕的方法

可以使浏览器变得更加方便的小程序

LG V40最新照片曝光 首款五枚摄像头的智能手机

苹果的官方无线充电配件AirPower预计九月开售